当前位置:中华口腔网 > 行业要闻 >

连锁品牌嘉悦口腔关门 疫情加速行业洗牌

2020-05-19 11:40 | 看医界 |
我要分享

疫情的冲击下,包括教育、医疗业等内在的众多行业和企业损失惨重,一些医院、诊所被迫关闭、转让,近日不停传出的口腔医疗机构倒闭或转让的消息,更是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疫情究竟正在给中国口腔医疗业带来怎样的冲击?疫情冲击背后,近年来中国口腔医疗业又存在哪些鲜为人知的危机?医疗创业者如何才能冲出重围?《看医界》专访多位口腔业专业人士,为您带来深度解析:疫情冲击下,陷入困境的中国口腔医疗业。

资金链断裂,又一家口腔连锁机构倒下了!

开业不到一年,2020年3月,重庆市巴南区嘉悦口腔门诊部因停业造成患者被迫中断治疗被媒体曝光。

据了解,关门的原因是资金链断裂,其与母公司重庆嘉悦口腔医院失去了联系,巴南嘉悦口腔门诊只能停业。

根据宣传资料显示,嘉悦口腔作为口腔连锁医疗机构,已经在江北、渝北、巴南、万州、奉节、巫山、云阳、石柱、开县、忠县、垫江、璧山、綦江、大足、铜梁等地区拥有15家专业口腔医疗机构。其中重庆嘉悦口腔医院是一家三级医院、重庆医高专的附属医院。

如今嘉悦口腔批量成为了被告,在劳务纠纷方面,在重庆市问政平台,根据医务人员的投诉,重庆嘉悦口腔连锁机构无法正常营业,已经拖欠员工工资,同类职工受害者多达200多人。

据重庆嘉悦口腔医院一位副院长透露,该院出现上级公司资金链断裂,法人和负责人都失联了。

据了解,重庆嘉悦口腔大股东为重庆亚信医院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曾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后终止了挂牌。其背后的投资人亚信集团也深陷资金链断裂危机。

事实上,据《看医界》了解,嘉悦口腔只是口腔业危机中的一个缩影,近日,全国多地也相继传来口腔医疗机构倒闭、转让的消息。据诊锁界统计,截至2020年4月10日,已有410家诊所倒闭, 578家诊所公开寻求转让,其中17%转让的诊所为口腔科,有近100家。

据报道,近日宁波宁海一家口腔诊所关门、老板跑路案被法院受理……福建省莆田一家开了20多年的莆田口腔专科医院于也突然关门停业,法人代表失联,诸多被中断治疗的患者和被欠薪的员工在等待解决方案……

疫情冲击下,口腔机构损失惨重

口腔业的危机,自然和疫情的突然冲击有较为直接的关系。以口腔巨头瑞尔齿科为例,其高管就向媒体倾诉,疫情期间月损失过亿。

据艾力彼医管研究中心近日发布调查数据显示:所有受访医院在2020年2月的业务量和营收都同比出现下滑。其中,99.37%的医院门诊量出现下滑,100%的医院住院量和手术量出现下滑。受疫情冲击,87.5%的医院存在资金压力;57.14%的医院现有资金支撑不过两个月,其中35.71%的医院只能支撑一个月。而且,28.57%的医院没有短期资金来源渠道,23.21%的医院要依靠银行贷款,只有8.93%的医院可以从投资人处获得追加投资。

口腔行业作为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领域,对市场冷暖尤其敏感,集团型机构尚且如此,一批本来就惨淡经营的小诊所更是雪上加霜,所以近期媒体频繁曝出,一批资金实力羸弱、运营效率不高的医疗机构,正遭遇生死劫。

医疗行业资深运营专家、口腔业资深咨询顾问宋军向《看医界》表示,在疫情的冲击下,口腔医疗机构面临的第一大问题是机构的客流量断崖式压缩,很多患者恐惧去医疗机构、不敢去看病;很多地区现在还不准用高速钻,因此,连洗牙这种传统有效的拓客机会也丧失了。第二个问题是资金链断裂,进入四月份以来牙科诊所的收入不足往年的三成,现金流严重不足,导致人员工资拖欠、房屋租金等拖欠等现象,部分企业采用减少员工出勤、出诊来降低基本工资支出。

一位口腔界资深人士也向《看医界》表示,在其合作的口腔医疗机构中,口腔医生开的口腔诊所相对抗风险能力较强,因为规模小,成本可控,而一些资本主导的口腔连锁面临的困境较大。

因此,不少口腔医疗机构都纷纷调整战略,甚至开始转战线上平台,以应对现实压力。

据了解,为了降低疫情期间巨大的空转成本,在50多个城市拥有200余家连锁诊所的泰康拜博,关掉了一些3年内难以盈利的门店。

口腔连锁机构亿大口腔董事长田力宁向《看医界》坦言,疫情短期影响依旧在持续,牙周种植等业务现在所有门店依然不能开展,按照疫情向好的趋势, 6月可能会恢复到原来的80%左右。

另一口腔医疗的创始人坦言,即使在6月前疫情防控全面解除,口腔市场的恢复也至少需要大半年,疫情带来的影响可能要持续到明年。

近7成口腔机构长期亏损,面临大洗牌!

据2019年的口腔行业统计数据,我国民营口腔医疗机构数量有10万家左右,牙科医生人才15万人左右。中国口腔疾病发病人群7亿多人,而真正接受治疗不足2.5亿人,可见口腔业市场空间依然巨大。

然而,巨大的市场空间背后,却蕴藏着不少的危机。

宋军在总结过去五年的牙科行业时,依然用了“惨淡”一词,据透露,连一些知名口腔连锁品牌,也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据宋军向《看医界》介绍,全国的口腔医院诊所,近30%左右是盈利情况较好的;还有约30%,在生死线上挣扎的;还有40%是医生办的小型诊所,处于比较惨淡经营的状态。

以重庆嘉悦口腔为例,据披露,重庆嘉悦口腔医院2018年营业收入为400万元,净利润为亏损1769万元。也就是说,抛开疫情因数,嘉悦口腔本身就深陷财务亏损危机。

为什么近70%的口腔机构经营状况惨淡呢?

宋军表示,现有医疗机构普遍缺乏专业化、系统化的现代科学管理体系是一大主因,目前主流模式依然是人治,靠经验和制度管理。整个医疗行业的管理经营水平跟其他行业相比,甚至跟酒店业、餐饮业相比都相差甚远。

一方面,中国有几亿潜在口腔健康需求人群,可谓市场蓝海巨大,另一方面口腔医疗获客难,处于一种信息不对称的状态。这又是为什么呢?

据分析,这和现有牙科领域营销模式有关,一种主要模式是靠广告和优惠活动等来拓客,这类模式已被一些不法机构滥用,变得越来越难,因为不法机构黑幕屡屡曝光,消费者变聪明了,而且这种营销成本太高,运营风险会很大。

另一种模式,就是靠标准化的品牌打造与营销,加上优质服务带来的口碑,这种模式多见于口腔品牌连锁。其营销成本较低,生存发展机会也较大,不过其扩张需要谨慎论证规划,过程也较慢。这类模式在国内尚未成为主流。

田力宁也认为连锁诊所,品牌曝光度高、数量多,用户触及率高、信任度高,同时,由于运营成本高,医生来源、人员管理都较复杂,经营风险也较高。相对来说,医生主导的独立诊所,人力和运营等成本虽然可控,抗风险能力较强,但是通常品牌价值低,用户触及率低,赢得客户信任和认可较难。

疫情突袭时,多地曝出口腔机构“借疫情关门跑”路的新闻,也就是说,即使没有疫情突袭,这些机构也已经因为缺失有效管理等原因而积患成疾,困境重重,疫情或许只是压垮这些机构的最后一根稻草。

危与机总是并存,一些医疗巨头也加速了口腔业的并购布局,2019年12月,企鹅杏仁集团宣布完成对深圳连锁口腔机构“正夫口腔”25家诊所的收购工作,加速在口腔专科的布局。

亿大口腔董事长田力宁亦向《看医界》表示,疫情会让很多传统口腔机构意识到,运营模式单一,人员运营成本高,管理较复杂,过分依赖线下运作等问题,并调整应对策略。

对口腔行业的前景,田力宁坦言保持乐观态度,表示虽然短期受影响很大,但是中长期看,疫情后口腔市场可能会爆发式增长。

(责任编辑:爱牙牙)
网站介绍  网站声明  商务合作  联系我们 
投稿专用邮箱:1351954934@qq.com| 技术支持:搜虎网
Copyright 2015-2020 中华口腔网 版权所有 本站申明:本站部分资料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您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其删除!QQ:1351954934
中华口腔网,中国口腔行业门户网!